当前位置:首页 > 签约小作家 > 曾思颖 > 明月何时照我还

明月何时照我还

2017-08-08 16:04

    有当时,水潇潇,故园北望路漫长,明月何时照我还?


    漫步在澳洲悉尼街头,此时的悉尼,早已是一派春景。河边的枝条上抽出了一枚枚嫩芽,时不时会有一阵雪白的“风”向你刮来——这是柳絮。


    可是这里是南半球。


    北半球的中国,特别是东北,柳条儿上挂的都是冰锥吧。扒开旁边的雪,会出现一抹暗红。这是梅花,雪中巾帼。


    可是那里是北半球。


    我幻想着,幻想着。空气中会飘来熟悉的腊肉香,面条的麦香,小米粥的米香;夜空中会传来男人们豪爽的喊叫声,猪的嚎叫声,公鸡扇动翅膀的“扑拉”声,鞭炮的爆炸声……


    可是,她在北头,我在南头。


    悉尼的街头永远是那样的安静,除了鸽子的“咕咕”,就再听不到其他的喧闹。这里的人从来都是轻声细语,给人以一种落在棉花糖一样的感觉。街道两旁坐落的是一排排白色的欧式建筑,它们都拥有着巨大的落地窗,而不是灰黑色的炕。


    我的步伐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我不明白自己应该去哪里,因为我不属于这儿,我属于北半球的东北。


    拐角处一抹艳丽的红色吸引了我。走上前一看,两个大红灯笼挂在门的两旁。门上,是两个硕大的中国结。


    推开门,轻轻的一声汉语脱口而出:“有人吗?”话语刚落,立马跑出来两三个人。一见是黄皮肤、黑头发,立马就笑了。两个人明明之前都没见过面,但都像事先安排好了样的,极其默契地对视一眼,拱手行礼:“新年好。”


    安顿好后,话匣子立马打开,心底的话就像洪水一样,奔涌而出,止也止不住。


    聊着聊着,老板忽地叹了口气:“回不去了。”一打听,才知道他是台湾人,祖籍福建,在这里呆了十二年了。


    两人忽地不说话了,纷纷举头望向窗外,眼里包含的是一份对故乡的情感。


    “你最喜欢家乡的什么?”他开口打破了僵局。


    “四季,她的四季是最美的。”故乡的一切仿佛画卷一般展开,“隆冬时,大地一片白茫茫的,每户人家都在准备着过年,鞭炮的硝烟与猪肉的肉香混在一起,几户人家会摆一个大圆桌一起吃杀猪菜;寒秋,大兴安岭一片通红,山路上落满了枫叶,家里的小孩子会结伴上山采枫叶,带回去插在母亲头上;盛夏,蟋蟀直叫个不停,无论是小孩还是大人,都亮着肚皮躺在炕上……”


    我忽地止住了,心中一阵伤感:我想家了。


    有时,思念不必用过多的言语去描绘,只需从心底竭尽全力地去想,就可以了。


    明月星稀,悄沧寒潇,望月倚柳自叹息。举杯酒盏,对月狂欢,满心思念何处诉?酒入愁肠,对月言论,明月何时照我还?觉着她的跳跃,我的心也同她在跳跃着!


    我的故乡,江西婺源,我爱你,你这美丽丰饶的地方!


名师点评
张明之
长沙同升湖实验学校中学语文高级教师

    本文写异国的见闻,表达思乡之愁。开篇将悉尼和暖的春景与故乡东北年时景象进行对比,自然而然引出本文“故乡”的主题,引出下文由思乡而展开的叙事。正文部分是由对话构成的叙事,用语简练,情景真实,处处紧扣“思乡”之情。文章以“明月何时照我还”开始又以这句诗来收束,结构严谨,同时增添了语言的文化意蕴。语言准确,流畅,多处描写非常成功。


    总之,对于一个初一的孩子,这篇文章用“少年老成”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不过一代有一代的语言,读者从这篇文章里读不到少年应有的稚嫩的童声。

扫一扫了解更多赛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