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签约小作家 > 吴宛谖 > 故乡是回不去的远方

故乡是回不去的远方

2017-08-08 15:52
 【一】
    远处的灯红酒绿如同一只匍匐在黑暗处的野兽,正蓄势待发,要将整个城市吞没……顾眠点燃了手中的烟,烟雾缭绕。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不太真实。
    “滴——”的一声,手机响了。他点开短信界面,许薇薇的短信弹出:“抱歉,明天去不了普陀山了。”
    “那就一个人去罢了。”顾眠心想。
 
【二】
    下了大巴,新鲜的空气带着些许普陀山久违的水汽,扑面而来。顾眠背着笨重的登山包,久久地驻足在山脚下的白水河边,就这样看着脚边的白水河迅猛地流过,带着他对故乡的记忆流向了远方。
    普陀山的雾很大,大到顾眠在山中找不到方向,手机的导航也失了灵,山里的信号不好,他连打个电话都做不到。
    这时,远远的一抹红跳进了他的视野。顾眠先是一滞,随后狂喜起来,发了疯似的向那点红色奔去,浑身的血脉都贲张起来。
    原来它一直在那儿。
 
【三】
    走到面馆门口,顾眠又犹豫了。到底该不该进呢?倒是面馆里的掌柜看见了门口一脸落魄的年轻人,热情地把他拉进了屋。
    一进面馆,儿时熟悉的味道窜入鼻腔。“桂花干5 克,野葱二两,筒子骨汤……”顾眠自言自语,倒是店里掌柜吓了一大跳,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问:“你……你怎么知道这……”话未说完,一声干净、清脆的男声打断了他:“二叔,是顾眠吧!”
    掌柜——二叔一听,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顾眠。嘿!还真是!昔日那个在白水河里疯玩打闹的小孩儿不知何时早已长成成熟稳重的少年。
    二叔脸上的皱纹笑成了一朵花。“阿哲,还不快出来!”
    门“吱呀”一声开了,顾眠的目光正对上眼前少年清澈的眸子,似山脚的白水河一般。那双眼睛透亮,仿佛溢满了月光。
    “好久不见,顾眠。”阿哲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眼底却闪过一丝忧郁。
    “好久不见。”顾眠道。
 
【四】
    记忆中,顾眠最好的朋友便是阿哲。俩人一块儿长大,每到傍晚,阿哲便撑一只小船,载着顾眠在白水河里转。说来也可笑,顾眠这种在白水河边土生土长的普陀山人,竟不会游泳。阿哲则是同龄人中水性最好的一个。
    于是,在白水河边最常见的一幕便是:一群身强力壮的孩子站在岸边,朝船上的顾眠扔石子儿,大叫:“旱鸭子,旱鸭子!”
    每当这个时候,阿哲就挺起胸脯,举起长篙向岸上的孩子们戳去。那时的顾眠觉得沐浴着霞光的阿哲就像个英雄。
    可惜这一切,在顾眠十二岁那年如梦境一般支离破碎,将他俩划得遍体鳞伤。

【五】
    暖暖的夕阳透过窗棂,斜斜地洒入面馆,顾眠和阿哲相对无言。
    “这面馆……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啊……”顾眠打破了沉默。
    “当年二叔就说把面馆刷成红色,那些迷途的人就回来了……你看,你这不来了么?”阿哲笑了笑。
    “当年的事……真的很对不住你……”顾眠埋下头,记忆如潮水一般向他涌来,沉入河底的窒息感,以及绝望中抓住的一只长篙,在脑海中清晰起来。
    “村里人都觉得是你……是你把我推下了船。可只有我知道……是我自己……”顾眠陷入痛苦的记忆。阿哲面不改色,望向窗外,一大群倦鸟归巢,普陀山在夕阳的光辉下美得不像话。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阿哲不知怎的就想到了这句话。

【结】
    第二天一大早,顾眠就准备返程了。二叔和阿哲送他上了大巴。
    坐在大巴上,顾眠望着不远处的白水河,似有一名少年,撑着长篙,顺着河水而下,朝他远远地挥手……
    故乡,是顾眠回不去的远方。儿时的所有记忆,在十二岁那年就已经被白水河吞没了吧。


名师点评
张明之(湖南长沙同升湖实验学校中学语文高级教师)

    文章构思巧妙。以独特的小小说的形式行文,由六个小块组成,像六组电影镜头,画面感很强,各组镜头之间,形断意连,结构流畅清晰。
    语言简洁,有张力。像文章开头,作者把“城市的灯红酒绿”比作“野兽”,寥寥数字就表达出作者对城市的厌倦,为下文写回乡作好了铺垫。
    第二节写迷了路的顾眠“发了疯似的向那点红色奔去”。但“红色”是什么?作者却惜墨如今,不作交待,正埋怨作者行文不严谨时,第三节“走到面馆门口……”,让读者又恍然明白了。这样的前后映照,不仅避免了重复,又节省了笔墨,使得语言简洁,张力十足。
     从不少细节看得出,文章虚构的成分很多,或许正是作者缺少真实地体验,因此虽然写出了某种愁情,但读者读到的却是一种虚幻的愁情。

扫一扫了解更多赛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