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签约小作家 > 李香怡 > 一蓑烟雨任平生

一蓑烟雨任平生

2017-08-08 15:39
    “难道你的父母不算是最了解你的小伙伴吗?”
    “不,不算的。纵然他们了解我,我却不了解他们。我盼望的是一个与我相互了解,最明白我想法的知己。”
    晴雯回家了,而我却开始了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这个城市,企图品味着晴雯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前些天,我遇见了一个很奇怪的小孩。她背着一个乳白色的双肩包,一个人走在古镇的青石路上。六月烟雨迷蒙,她没有打伞,戴着天青色的连衣帽,一只手扶在青石砖上,45度轻仰着头,任由细雨打湿她的脸庞。
    古路上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我走上去,用开玩笑的语气问:“小妹妹,你是离家出走的吗,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她长翘的睫毛轻抬,说:“不是,我只是一个人来凤凰而已。”
    她就叫做晴雯,13岁,想拥有一个知己,因此独自一人走遍了江南,这些是鬼鬼祟祟跟踪在晴雯身后她的父母告诉我的,他们焦急地盼望着晴雯能够回家,可是晴雯一直执拗地想找到冥冥中那个知己,她如教徒般虔诚的目光,让父母无法狠下心来打破她的执念。
    沙画馆中,我笑着问晴雯:“你的父母很着急,都盼望你早些回家,你却毫不在意地在寻找所谓知己,我从没碰到过你这样的人。告诉我,为什么?”她的指尖轻触绝伦的沙画,一字一顿地读出上面的题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说:“比起这些,我更喜欢苏轼《定风波》的那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我挑了挑嘴角,这个女孩真是特别,勾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追问:“难道你的父母不算是最了解你的伙伴吗?”
    “不,不算的。纵然他们在了解我,我却不了解他们。我盼望的是一个与我相互了解、最明白我想法的知己。”
    “可你这样,不怕父母着急吗?”
    “他们一直跟着我,不会的。”
    晴雯回答得那样风淡云轻,可我的心却咯噔一下,想起了从前我追逐所盼之物的决心,好一会儿,才说:“我也曾有你这样的时候,但最后……。”
    她明亮的双眸一下子暗淡下来,可随即又亮了起来:“没关系,我追逐我所盼的,一定会有结果。”
    晴雯离开了凤凰,又去了桂林,终究找到了她所盼的知己。
    她们留下了联系地址,成为了笔友。晴雯的父母也带回了所盼的女儿。
    而晴雯的那番话,让我心中所盼,萌出了芽。   


名师点评
邹玲静(长沙小学语文名师工作室首席名师、麓山国际实验小学教科室主任)

    本文颇有些小小说的意味,有主次分明但性格鲜活的人物形象,有富于变化但完整流畅的情节,有情感、有悬念、有引人深思的主题。故事中的“晴雯”(主人公居然与《红楼梦》中金陵十二衩之一的“晴雯”重名,有些况味),为了寻找心中知己的执念,独自行走江南,而最终达成夙愿,让她的父母“带回了所盼的女儿”,让“我”对“心中所盼”,也“萌出了芽”。
    因此说,一个人,有一追求,并为之如痴如醉如魔,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好一个“所盼”,意蕴丰富,令人玩味。
    青春期的孩子,懵懂而自我,内心渴望一种认同与理解,而父母却很难走进他们的世界,于是就有了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女儿形象,就有了“鬼鬼祟祟跟踪在晴雯身后”的父母描摹。
    发现文学美的地方,是生活。应该说,本文情节的铺展有着根植于生活的原型,微电影式的人物呈现,再加上情感细腻,文辞优美,可以让读者感受到生活别样的诗意与滋味,读来意蕴悠长。 

扫一扫了解更多赛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