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签约小作家 > 袁涉铭 > 给庄子的一封信

给庄子的一封信

2016-12-02 16:56

庄子先生:

您好!

我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普通学子,整日埋头于书山之中。那密密麻麻的字眼好像用金刚石堆积成的一堵墙,它用它无形的手扼住我的喉咙,让汹涌的压力暗流过我的血液里,把我从头到脚伪装成一个满腹诗书的文人。

家,学校,家。我步履不停,每天一如既往地过三点一线的生活。厚重的书包让我无法迈出轻盈的步伐,不能自信地昂起我的头。我背负着一身期许,却不知何去何从,我是一个早已麻木了的,只会学习的机器。

我是这庞大的时代里无人问津的一株小草,我渴望变得与众不同,但是命运仿佛注定我只能平凡过这一生。我不甘愿。我不是那些倚马万言的著作家,写不出令人唇齿余香的篇章。此刻我奋力拿起有如千斤的笔,来给您说一说我做的蠢事。

那是一个阴沉的午后。不,那其实是一个阳光烂漫的日子,只是我的头顶永远乌云密布。我和往常一样,垂着头拖着步子往前走着。几个低年级的小女生正围着花坛嘀咕什么,我无心多看,可“喵”的一声惨叫凝固了我的脚步。我转过身去。花坛里卧着一只小猫,痛苦地蜷缩成一团。旁边的女生饶有兴趣地望着那只瑟瑟发抖的小猫,上扬的嘴角毫不掩饰她心中的痛快与满足

我没有厌恶地瞪她们一眼然后快步走开,更没有大义凛然地训斥他们一顿,挽救那只小猫。是的,我成为了她们的一员。对生活堆积已久的不满在这一刹那喷薄而出我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那是金刚石堆积起来也阻挡不了的黑暗。他把我带到一个刺激的无人岛上,那地方和我的心一样,荒凉幽寂,寸草不生。

我知道,您一定对我这样的嗤之以鼻,这种人性都已经泯灭的人,哪里有什么做人的资本呢?是啊,我放任自己的灵魂飘摇与无尽的黑暗之中。黑暗里有一抹鲜红,那是灌小猫眼睛的辣椒水。黑暗里有一丝银光,那是逼迫小猫挂在耳朵上的耳环。黑暗里,黑暗里还有我猖狂的笑声,一圈圈萦绕在我的耳际,将我带去海角天涯。

我所有的情绪都得到了发泄,这样的日子仿佛永远也不是个尽头。我得意极了,也痛快极了,我觉得我已不是往日那个只会淹没在人山人海中的人了。我把我的罪行当作成为我与众不同的一面,我甚至反以为荣地把我的斑斑劣迹展现在他人的面前。我对我的家人说:“看哪,这是我做的!”没有什么波涛汹涌的反应,他们只是风平浪静地问我:“今天的古诗词背完了吗?”

我不甘心,我把那印有我罪证的照片上传到网络上。您一定不太明白,现在网络技术的发展好像长了翅膀,已远远超出您那个织布耕田的时代。我不否认,网络也是麻木人心的工具之一。网络到底热心人多,他们没有承认我的与众不同,但也没有冷落我。铺天盖地的骂声翻滚而来,那一个个端正的字体跳出了屏幕,对我叫嚣着。更多的人说:“天哪,这个扭曲的人,离他远点。”我变得更加愤恨这个世界,我把这愤怒转移到一个个无辜的生命上。

现在的我与外面的世界隔着一排铁杆,望着这真实的黑暗,我想起了一位网友的留言。他说:“夏虫不可语冰。”作为曾经的一个学习机器,我很快想起了这段话。“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您的话一向被奉为金玉良言,字字珠玑。可此时此刻,我竟颇读出几分愤慨来。如果因为局限于束缚就放弃对他的交谈与教导,放任他的罪行,任由他的气焰纵横,那么这个世界上到底会有多几个像我一样的他呢?我用我的自由换取清醒,那么还要有多少个人失去他的自由呢?现在这个暴力无处不在的时代,我们真的要坐视不管吗?

我在这触手可及的黑暗中,奋力拿起有如千斤的笔,与您探讨这句话的含义。我用自己的整个青春来换取,来争夺获得心灵教育的权利。望您加以思虑

我才疏学浅,语言颇有不当之处,望您包涵。

                                   一名渴望被教育的青年  

扫一扫了解更多赛事资讯